关注中国美丽乡村建设
www.zmmlxc.com

中国未来30年,农业发展的新模式

宋卫平魂牵梦绕的“农庄”,终于有了第一个实体。

 

从广袤的春风长乐、春风江南,再到古风淳朴的越剧小镇,它曾以一种事先张扬的宏大叙事,唤起无数中国人的乡愁。如今,在阳光下已具体而微。

 

然而,与陈剑平院士的一席下午茶后,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一片庭院园田。

 

它不仅是140㎡的青瓦白墙,也不仅是都市人的心灵原乡。它更是中国未来30年,从经济、社会、生态到科技的“源代码”。甚至会代表中国,向全球输出价值观……

NO. 1|架空层上的合院

“请不要再叫宋卫平开发商。”几乎是坐下来的第一刻,陈剑平就对我说。

 

陈剑平,著名植物病理学家,现任浙江省农业科学院院长,2011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。他的另一个身份,是蓝城的“农镇之父”。

 

当年,宋卫平正是听了他的一番话后,创办了蓝城农业。

就在一个月前,蓝城的第一个实体“农庄”,刚刚在嵊州的农业基地呈现。不久之后,从杭州的春风长乐,到上海旁的春风江南,它或将成片出现。

“我们的计划是,做100个农镇,辐射带动1万个小镇,改变2—3亿人的生活。”陈剑平的表情有些兴奋。

这青瓦白墙的农庄,正是宋卫平农业小镇的最小单元,也是小镇的“细胞”

从杭州出发,沿杭甬高速转上三高速,大约两个多小时,就来到嵊州市甘霖镇施家岙村。这个剡溪边的村庄,曾是百年越剧的发源地。

 

宋卫平的第一个“农庄”实体,静静地躺在山谷间,在冬日阳光下亮白耀眼。

 

农庄占地面积约20亩,主体是一栋落地约500㎡的中式宅院。户外,便是前庭、后院、菜园,再到大片农田和果林的“庭院园田”四级体系。

 

主体建筑一层架空,二楼是一个合院格局,青瓦白墙木柱,环绕着凉廊、露台和灰空间

 

架空层高3.9米,做成了一个高科技农艺空间:有A字抱架水培、垂直多层水培、基质培、立柱栽培……为什么一楼要架空? 因为受政策限制时,这样造房子不占用耕地面积

 

一楼仍用于农业生产。一个32㎡的垂直多层水培,种菜面积就有160㎡,产量是传统的3—5倍,还可以半自动或全自动管理。

NO. 2|20亩的庭院园田

沿楼梯走上2层的合院,室内是朴素的装修,游廊下摆着露木的中式长桌。

 

建筑面积只有143㎡,有3个房间,2个卫生间,1个大厅,还有一个厨房加工区,南向面宽18.8米。

 

中庭长宽约7.6×9米,墙面种满绿精灵、帆根、鸭脚木和阿波蕨。一部分做成玻璃地面,为架空层的植物提供采光。

 

样板房设置的功能,有会议室、起居室和农具房,还有一个小小的书吧。

 

站在巨大的露台上,凭栏俯瞰,一派田园风光尽收眼底:从脚下的景观小院,蔬菜花园、迷宫和廊架,老树下的休憩区,到近处的玻璃暖房、生态泳池……

 

色彩斑斓,图案精巧,红橙黄绿青蓝紫,仿佛打翻了一大块调色板!

 

再远处,隔着一道溪渠,就是大片的果林、农田,将近11亩,一直延袤到天际线上的群山。

 

这个“农庄”,未来是蓝城小镇的一个产品原型,变化在于园田的规模和建筑的面积。中国大地上,将会有多少都市人,把自己的乡愁,托付给这抒情诗般的田宅?

 

行走在内园中,道路都由碎石子铺成,花坛、菜园也是用石头和木块垒起,整饬干净。

 

内园种植大片紫甘蓝和青菜,边缘杂种鲜花、蓝莓,还有专门的葱蒜韭菜区、竹笋区和蜜蜂养殖区,主要用以满足农场主的日常生活。

 

挑高的玻璃暖房,是和朋友喝茶晒太阳的“第二客厅”。

 

金属大屋顶可电动开阖,半空中悬垂下一盆盆鲜花和绿植。还可以打开自动喷雾装置,既浇灌植物,夏天又能调节气温。

NO. 3|从城市回归乡村

这样一个“概念农庄”,对当代中国人,究竟意味着什么?

 

首先,它揭示了一个趋势:越来越多的都市人,正在追求一种不再被金钱或时间逼迫、回归人类本质的生活方式。

 

从小规模的农业中,获取大地丰足的食物。在简单生活的同时,也从事自己热爱的工作。

 

在这样一个农庄里,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联系。

 

体会到每个田间工作步骤的重要性、创造的喜悦与感动,以及令人舒服的空气。不论是大人、小孩或老人,都散发出生命的光芒与活力。

 

用蓝城人的话说,视觉、听觉和嗅觉都无比生动。

 

每一个季节,有不同颜色的花果蔬菜。一年四季,也有不同时令的色彩搭配。耳边有鸟啼、蛙鸣、蝉噪,蜜蜂的嗡嗡声。还有飘香的油菜花、橙花……

 

还可以到小溪里摸螺蛳、水田里捉泥鳅,童年时的记忆,变成了可以回去的乡愁。

 

陈剑平院士说:发展中国家的标志,是大量人口从农村流向城市;“已发展”国家的标志,则是城市人回归农村。最典型的代表,就是他早年留学的英国。

 

在这个国家,每个人的终极理想,都是置一所乡间的宅子,周末穿着筒靴在花园里修剪玫瑰。

 

一个宋卫平的农庄,或者说家庭农场,就是一个细胞。

 

若干个家庭农场形成一个组织,若干个组织形成一个器官,不同的器官形成一个个“个体”——小镇。它们将承载起中国人回归乡村的浪潮。

NO. 4|谢玄故地的复兴

宋卫平农庄的另一个意义,或许是对中国乡土的重塑。

 

“农庄”所在的施家岙村,以及古老的剡溪两岸,就是这场生态社会实验的第一个样本。

 

自东晋衣冠南渡之后,剡溪一带便是历代名士隐居之地,至今还留有谢玄的始宁钟鼓楼。谢玄的孙子谢灵运,更写下“白云抱幽石,绿筱媚清涟”的名章

 

《世说新语》里风雅的“雪夜访戴”,也是发生在剡溪之上。

 

这些年,来剡溪追慕风流的游客不少,有的是为了李白,有的是为了谢灵运,还有为了胡兰成的。但真的面对剡溪,有时却不免失落。

 

青山依旧夹岸,传说中“剡溪九曲”胜景早已难于寻觅。

 

古树上常挂着塑料袋、破衣服,溪石间也不时有玻璃渣、易拉罐。工业文明对农村的侵蚀,“唐诗之路”上的古村落,也未能幸免。

 

剡溪边的老人还记得,儿时一个猛子扎到水里,胡乱摸几把,都能逮到鲜美的石斑鱼。

 

几年前已很少有人到溪里游泳了,水质不好,还容易被各种垃圾割伤脚。而且,村里也渐渐看不到年轻人的身影。

 

农庄所在的蓝城农业基地,为施家岙重新带来一种原生态的生产方式。

 

比如,菜园的覆土,使用的都是废弃的山核桃壳。既富含促进植物生长的微量元素,又透水透气。粘虫板和太阳能杀虫灯,则能减少农药的使用量。

 

蔬菜精心套种,用挥发的气味物理防止病虫害。

 

所有的农产品,都以有机标准种植,上市前经农药残留严格检测。既不对土壤造成污染,又为城市人提供无公害的食品。

政府也在剡溪边重修水坝,清理河道垃圾。流经农庄的一段溪岸,已重现当年旧观。

NO. 5|老吾老,幼吾幼

100多年前,美国农业专家F·H·King游历东亚,写下一本《四千年农夫》。

 

在书中,King盛赞中国有几千年传统的有机农业,称它是美国学习的榜样。过去30年,“化学农业”一度取代了这个传统,如今,蓝城又找它找回来了。

 

一个宋卫平的“农业小镇”,不仅从生态上,更从社会经济上改造当下中国的农村。

 

陈剑平喜欢讲一个故事:有一年,他到淳安农村考察,看到一个小女孩坐在老屋门槛上,就问她:小姑娘,你最向往什么啊?

 

小女孩回答说:我最向往山核桃成熟的时候

 

“那你喜欢吃山核桃是吗?”陈剑平问。不料小女孩说,一点也不喜欢吃,只是山核桃熟时,爸爸妈妈就会从城里回家采摘,她又可以见到他们了。

 

陈剑平深受震动,中国有3.7亿农民工,6000万留守儿童,作为院士该做点什么。

 

他和很多企业家说起这个故事,可是多数人听完只是“哦”。

 

直到他有一次遇到宋卫平,老宋也心有戚戚焉:我们工地上就有很多淳安的农民工,有些孩子生病了都不回家,就是怕误工费和交通费。我想帮他们,但不知道怎么做。

 

陈剑平告诉他:我们一起做农业,让农村孩子可以在父母身边成长!

 

不是去乡下租几亩土地,盖两间民宿,种几棵菜,养几头猪,也不只是去做一个项目,而是做一个“大体系”,彻底改变三农问题。

 

这是一种“大农业观”,整产业链、全绿色化、多功能化、高附加值、强竞争力

 

通过一个个农庄这样的“农业综合体”,不仅激活农村经济,改善农民居住条件,而且实现农民从一种“身份”向“职业”的转换。

NO. 6|做回四千年农夫

施家岙村共有1200多人口。如今,蓝城农业公司在当地已雇佣了260多名“农业工人”。

 

将来的经济生态是这样的:城里人买下农庄,签定耕地长期租约。既可自己种植,也可部分或完全委托蓝城种植,甚至连销售也交给蓝城农业

 

蓝城再返聘农民,每月付固定薪水,并且返还一部分农产品。

 

以这个20亩的样板农庄为例,内外园一共种植了24种蔬菜、13种果树。单是外园,就种植了176棵樱桃、112棵黄桃,一个城市人肯定对付不过来。

 

需要3个“农业工人”,才能照管好这类规模的一个农庄。

 

当地村民老钱,原本在城里的一个车床厂打工。去年不幸在一次事故中失去大拇指,一下失去收入来源,无良的老板还拖欠他的医疗费。

 

一度,老钱意志十分消沉。后来,他试着去应聘蓝城的农地管理员,拿起了阔别十年多年锄头

 

以前,老钱天不亮就得骑着电瓶车往城里赶,天黑了才能回家。现在工作就在家门口,每天都能回家给妻子做好晚饭。每月4000多元的收入,也不比在城里打工低。

 

蓝城为他缴纳养老保险,节日会发超市卡,生日会有礼物,夏天甚至还有冷饮费。

 

除了老钱这样的中年人,越来越多年轻的新鲜面孔,也出现在村里。比如蓝城农业的一线技术员——90后情侣小娜和小锋

 

两人在浙江同济科技职业学院读书时相识,专业都是设施农业技术。

NO. 7|重建乡村社会生态

初见二人,第一印象是比同龄人要成熟。特别是小锋,说话不多,刀削般的脸庞却蕴含着坚毅。

 

2014年毕业时,有两份工作邀请摆在小锋面前:一份是杭州某农业公司的质检员,另一份是蓝城农业嵊州项目的一线技术员

 

在辗转反侧了几夜之后,小锋却还是选择了带上女朋友一起去去嵊州。

 

他说自己在农村长大,十多岁时就能一天割五分田的稻子。高考填志愿也毫不犹豫就选择了“农业技术”。之所以这么毅然决然,说到底,还是不想浪费所学。

 

两人一起见证了基地从无到有:大棚基建,圈梁,立柱,完工。播种,催芽、成苗、定植、管理、采收

 

他们已是基地的技术骨干,特别是小锋,称得上智能温室控制的专家。

 

小锋和小娜职校班上,40多个同学里,现在从事农业一线工作的只有4个人。很多同学毕业后,都抱怨当时选错了专业。但面对这个问题,小娜笑靥如花:

 

我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等明年春天,这里的花都开了的时候你再来,像仙境一样……

 

其实蓝城影响最大的,还是当地留守的老人。

 

他们大多已不适合在工厂上班,只能留在村里给外出打工的儿女带小孩。老大爷们都喜欢在村口晒太阳,人多了就组织玩“牌九”。老太太们除了带孩子,就是去一起念佛经。

 

蓝城到来后,以每亩1000元/年向他们租赁土地,首先带来一大笔土地租金。

 

经过培训,他们还可以到农业基地做工。像施家岙村62岁的王兴德,原本唯一的收入就是家里的两亩半田。夫妻俩一年劳作,收入也只有两万多,省吃俭用也留不下什么钱

 

现在他们把田租给了蓝城,然后去基地务农。两人一年加起来的收入超过五万元。

NO. 8|改变世界的源代码

12月22日冬至,在杭州的一片茶园林麓下,正在建造的农庄示范区外,蓝城团队的30多人,亲手撒下2亩田的油菜花籽。

 

待明年春天,就会开满大片鲜黄的油菜花。

 

这是一次充满象征意义的播种。油菜是一种常见的食物。油菜籽成熟后,秸杆是很好的燃料。油菜籽可以榨油,油可用于照明和烹饪,渣还是一种广泛使用的肥料。

 

它是中国四千年传统农业智慧的浓缩,象征着生命、风景与社会的循环

 

从这里开始,宋卫平的“农庄”将会在中国大地迅速生长。它们将集结成镇,为大量“空心化”的农村,带来更多的人口、财富和农产品,甚至教育和医疗资源。

 

陈剑平说,这个小小的农庄,可能是未来30年中国的“源代码”。

 

藉由这个源代码,形成农民、家庭农庄、农业园区和村镇4级体系,在大城市周边编织出一串“小镇项链”,最终绘出一幅“城乡一体化”的宏大图景。

 

“中国人用前30年,造了三代房子。”陈剑平说,那么,接下来能不能用三个30年,只造一代房子?

 

一个小小的农庄,可以赋予太多意义:都市人的乡愁、安全的食品、传统农村社会的复活、农民生活品质的飞跃、农业高科技的迭代……

 

陈剑平说,自己的偶像是“空想社会主义者”欧文。

 

他有改变社会的灼热理想,但一直觉得,在沉重的现实面前只能是“空想”。直到他遇到宋卫平,一个有情怀,有人脉,又有成熟经验的业界巨子。

 

我和宋卫平,完全是以‘归零’的心态,去做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。不是圈地,更不是房地产开发。”

 

每周,都会有全国各地的代表团拜访陈剑平,希望合作开发农业小镇。目前已在洽谈的有30多个,100个农镇计划看起来很快会实现。

 

陈剑平希望,它们能改变数亿中国人的生活方式,甚至有一天,向全球输出中国的文化话语权……

本文来源于层楼

欢迎分享;欢迎链接筑梦乡村 » 中国未来30年,农业发展的新模式
分享到: 更多 (0)
已有 0 条评论

关注中国美丽乡村建设

联系我们